吉合先生。有光来熙。一九八六年一月。顺产。
  • 2013年05月21日

    飘摆 - [介事。]

    一定是努力得不够,所以人生才会随运气摆布,随风飘摆。

    要扎多深的根,才能直立在狂风里不倒

    是我要起步探索的路。

  • 2013年04月05日

    岩石旁的小白花 - [聊生。]

    这是一条曲折蜿蜒远不见边的道路

    一直走下去,回不了头,就这样追随着缥缈的光

    寒冷、孤独、不带希望

    终于走到最后,或者会发现

    路的尽头,是无力支撑而断绝了生命的冢。

    而这条路,叫做背离现实的希冀。

    而我的心,总是像岩石旁的小白花,逢春而生,触光而长

    并不介意风雨雾霾,因心的方向,始终是我的指望。

  • 2013年01月14日

    道常 - [两可。]

    人情于世并无恒久不更的道理

    近则不恭,远则生怨,从来都如是。

  • 2012年11月12日

    - - [如意。]

    我比从前快乐。

  • 2012年07月06日

    魂错 - [介事。]

    睡梦中的人带着久远的余魂忽然苏醒

    周遭风日都已是当下。

  • 2012年04月30日

    男子

    你仍安静如同往日

    镜头下或朴实或欢欣的场景归入你的眼里

    你平静地感受这一切,从来不参与其中

    静静地,仍然是我离开时的模样。

  • 2012年04月24日

    to sailsnail 以及诸位 - [吉光。]

    很有时日没有上豆瓣及bus,没发现这个长满荆草的地方还有人来浏览。

    此数年文章不更新已成定局,因在写得最满盛的时候渐渐觉得失去经历的文章有皮无肉

    我是会继续写的,但要经历时岁沉淀

    同期成长起来的写手有的在继续,有的在游走旅行,体验人生

    谢谢你们赞赏我写的这些感触,这些将成为我回归的力量。

  • 2012年03月18日

    春盼,开业大吉。 - [如意。]

    侬快D回来啊。

  • 2011年12月10日

    沉静下来的时光。 - [聊生。]

    百花园里逛了数年,恍然忘了归路。

    在花丛中迷了路,蹉跎地徘徊来走

    越尽力想寻找正确的路,越是使自己如坠迷雾,不知所踪

    唯有走过漫长黑道,趟过浑水,被荆棘刺破身体

    才看到光亮穿过暗洞,那是我心之所归

    原如雾如迷的花园,是陌生的地处而非人生所归

    闭着眼睛走出,才能回到我的世界。

  • 2011年12月10日

    - [介事。]

    如果泪水像清溪般汩汩而流

    没有伤悲没有苦痛

    那为什么还会流出。

    如果花朵开放香艳清丽

    没有愉悦没有欢欣

    为什么还要开放。

    等待没有值得与否,时间,会磨灭一切。

  • 2011年12月01日

    卦。 - [两可。]

    一夜已深,我背着球袋从院外走进来

    抬头看到天空有一轮趋圆明月

    一枝藤蔓直直接近月盘

    黑的黑影亮的明月

    我不知这是何卦象。

    只愿人月两清明。

  • 2011年11月06日

    沉静下来的时光。 - [介事。]

    窗户紧闭着

    窗外风很大,日光凛冽

    窗旁两三株植物随风飘摆,叶子摩挲着似乎生出许多声响

    屋内静得空气好像都有声音

    就这样被隔绝着,外头发生的一切事情,风平浪静,或嬉闹,或愉悦,或悲哀

    都全然与此间无关

    人生最寂寞不是颠簸曲折,而是人生与谁都无尤。

  • 2011年08月25日

    - [介事。]

    一个人所要受的磨练是一定的

    没有谁可以幸免

    即使一时规避得了,也抵不过时间的考验。

  • 2011年08月21日

    醒转小绪 - [介事。]

    从午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五时五十分,日头刚有落下的意思

    床前有面大窗,望得见对面建筑物浸染在夕阳里

    我缓缓地抬起眼皮,平静地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姥姥家的一些事情。

    夕阳总是让人觉得快乐都是短暂的

    乡下入夜九时已没有多少灯火,玩乐也止于晚餐之前,这是让人索然的事情

    所以常人感叹夕阳美而短暂,应是旧时夕阳过后少有意兴的缘故。

    睡晚让人觉得寂寞,因为一天这样短,玩伴已快乐了不知多少时辰。

    乡下人早起,五时半姥姥已起身劳作

    在早醒的年岁里,我常看到露台上的晨阳冉冉。

    少年人是没有午睡的,每日午睡时分自觉十分寂寞

    有时望住天台顶小窗漏下来的一柱光线就觉得生命啊真是寂寥

    白光里是飞舞的细屑,而这柱光里就如生命,丰富而安静地来来往往

    人是小小的,心是小小的,欲望是小小的,需要承担的事情是小小的

    尔时离那样的日子大概已有22,23年远,浸渍在凡间俗世中已忘了身体最初的专注

    城市入夜方兴,而已没有满天星辰的纯净天空。

  • 2011年08月15日

    珍珠 - [聊生。]

    命运带给我的难题似乎永远比我当下年龄能承受的范围多一点

  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    我真是没有时间去抱怨命运不公

    推我乐观往前走得盛大心态在此时,战胜了所有不安和恐惧

    只要是能度过去的坎,垮过了,定能有美好收获。

    人生的路这么坎坷难走,一步步,先生都陪你走过。